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南方故事
視力保護:
周洪毅:邕江水上筑鄉情
來源: 廣西工程局 作者: 曾素蘭 日期:2020-01-01 訪問次數: 字號:[ ]
  邕江是南寧的母親河,千百年來,她平靜地穿城而過,每一滴河水都化作愛的瓊汁,哺育了生活在這座南方小城的世代子孫。
  距離邕江20公里,驅車僅需30分鐘的邕寧區蒲廟鎮是周洪毅的家鄉,少時其就讀的蒲廟初中、邕寧高中就坐落在邕江邊上。放學后,周洪毅常常與同學們三五成群來到邕江邊上玩耍嬉戲,河堤上、江畔邊留下的是一串串歡聲笑語,伴隨著他度過了歡樂的童年,直到高中畢業,遠赴哈爾濱工業大學求學。
  哈爾濱,這座北方的“冰城”,在無數個大雪紛飛的寒夜里,總讓周洪毅的思緒飄到千里之外依舊溫暖如春的邕城,那條穿城而過的“綠絲帶”,靜謐而又溫柔,是他魂牽夢縈的鄉愁。
  如今,這份鄉愁已成為周洪毅肩上的一份責任,作為中國能建南方建投廣西工程局電力安裝公司項目總工程師,全權負責邕寧水利樞紐工程電站廠房閘門、攔污柵、溢流壩弧形閘門、檢修閘門及樞紐所有6臺水輪發電機組安裝項目的主要施工任務。

  像一顆釘子扎根9年

  時光回到2010年10月的金秋,邕城依然炎熱,當滿頭大汗的周洪毅將哈爾濱工業大學的畢業證書遞給廣西工程局電力安裝公司時,人力資源部對眼前這位初出茅廬的“85后”瞠目結舌,“小伙子,條件那么好,干嘛要來我們廣西工程局電力安裝公司???”
  “我是廣西南寧人,家就住在邕江邊上,能在廣西老牌企業工作,離家近又方便也不賴??!”周洪毅撓撓頭,不好意思的笑著回答。
  從有著“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之稱的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等于拿著一張可以任意叩響廣西區內同等行業大門的“通行證”,可當時的周洪毅卻并不被看好,“學歷又高又年輕,干不了多久的,受不了那個苦!”老一輩的“水電人”都誤以為他是來“混經驗”的。
  長年蹲守在偏遠僻靜的水利樞紐工程,一年的絕大多數時間是在與機器設備打交道,天天在施工現場的水、油和灰中摸爬滾打,其工作的艱苦,有人來、有人走是常事,而周洪毅卻如同一顆釘子,牢牢扎在了船閘、廠房的機器轟鳴聲中,這一干就是9個年頭。
  初到西江航運干線的桂平航運樞紐二線船閘工程,他是一名普通的班組技術員,有心的周洪毅跟著師傅學,心里默默的一邊熟悉現場設備,一邊細心觀察師傅如何處理和解決問題。白天跟著師傅學,大型起重機械塔吊繁忙的時候,徒手搬運數十斤的預埋件是跟班學徒的“家常便飯”。晚上回家查圖紙,學習理論知識。遇到問題,他總是認認真真分析,然后把問題一一記錄下來,不懂的地方,要么翻書查找,要么主動請教專家,經常一張圖紙研究到昏天黑地,不把問題弄明白絕不罷休。
  從最初在桂平二線船閘工程配合班組師傅做工,自己看圖進行簡單校線,到參與負責賀州市下福水電站2號機組大修,再到河池市金城江拔貢水電站改擴建工程的機電及金屬結構設備安裝質量的檢查工作的嶄露頭角;到獨擋一面擔當柳州融安水電站機電安裝項目總工程師,廣西境內珠江水系的絕大支流上都留下了周洪毅一步一個腳印的奮斗足跡,歲月褪去的是他身上早已泛白的藍色工裝,卻洗刷不了他內心的堅守和執著。
  “干一行愛一行,不管身在何處,從事何種工作,都要沉得下心來做事,才能有始有終,問心無愧。”當有人問他為什么不另謀高就的時候,周洪毅一如當年競聘崗位時的回答,笑容中帶著一份不置可否的堅定。

  如歸來少年邂逅邕江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2016年,專業技術過硬,經驗豐富的周洪毅被委以重任,挑起了廣西壯族自治區60周年重大公益性項目邕江樞紐工程機電安裝項目主要施工任務的“大梁”。

  

  周洪毅正在調試調速器

  安裝6臺單機容量9.6兆瓦的貫流式機組,是邕寧水利樞紐工程機電及金屬結構安裝項目部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度的重中之重。安裝之初,首臺機組最先發難,2018年11月,正當大家都為首臺機組的成功安裝長舒一口氣的時候,周洪毅仍舊繃著一根弦,為首臺機組試驗調試準備忙碌著,果不其然,在對首臺機組加注冷卻水過程中,細心的周洪毅發現廠家設計人員在配算藥劑重量時,忽略了藥劑中結晶水(實際到貨為偏硼酸鈉水合物NaBO2·4H2O)的劑量,導致供應的藥品中的有效成分分量(NaBO2)不足,周洪毅第一時間聯系廠家重新核算配比機組冷卻水化學藥劑含量,避免了二次返工。
  一波才平一波又起,系統試運行時,循環冷卻系統的膨脹水箱水位在冷卻水泵啟動后,水位迅速下降消失,即便多次長時間循環補水也是如此,“一定是系統內存在大量空氣,而注水和循環時難以將管道內氣體排出,機組循環冷卻系統存在設計缺陷”,周洪毅迅速作出判斷,再次聯系廠家設計人員,并提出了將6臺機組冷卻水系統膨脹水箱全部更換,加大容量的新設想。
  對于這一設想,廠家現場代表和主設人員起初并未贊成,直至周洪毅再三堅持下,對方才特意征求內部經驗豐富的資深設計師意見,方才同意配合周洪毅加裝排氣閥的措施。果然,這一新設想在實際操作中得到了有效驗證,為施工進度節約了時間,節省了安裝成本,廠家現場鑒定后不得不豎起大拇指。

  

  機組振動實驗調試的成功與否直接關系機組裝料及商運的實現,在這一重要里程碑節點上,周洪毅表現出有異于“85后”的沉著與冷靜,讓項目部的青年員工都佩服得五體投地,大家都極力推選他為青年突擊隊隊長,并親切的稱呼他為“老周”。這一稱謂同樣也適用于綻放在邕寧水利樞紐大壩上的“六朵金花”。船閘蓄放之間,6臺機組宛如金花綻放,而在周洪毅眼里,這“六朵金花”就像他的“六個孩子”,是用汗水澆筑,苦與樂共同凝聚的結晶。              

  干好家門口的工程

  “實踐出真知”,機組從圖紙設計到工廠制造,再到最后的操作安裝,是需要根據實際施工情況不斷進行優化改造的。“六朵金花”綻放的背后,是周洪毅無數個不眠之夜的悉心守護。
  起初,機組在設計方面存在的缺陷曾給現場安裝額外增添了不少麻煩和危險。“干好家門口的工程,這可是給我們南寧人‘長臉’的一件大事”,周洪毅言語中透著喜悅,為啃下這塊“硬骨頭”,可謂煞費苦心。白天,他是一名“大夫”,一面細心翻閱圖紙說明,一面觀察實際情形,通過巡查督導,實時掌握施工人員對金屬安裝設備的動態了解,為機組“把脈問診”,查病因找病源。晚上,他是一名“管家”,整理一天的施工進展,總結關鍵節點的施工大事記,組織班組研究討論施工方案,優化改進機組的安裝方案,盡可能降低工人勞動作業強度和施工難度。

  

  

  時間緊,任務重。為對癥下藥,周洪毅統籌施工資源,實現多面同步施工管理,一方面做好“術前”充分準備,新增并改造機組燈泡頭專用安裝支架,優先解決安裝工具缺失問題;現場加工制作鎖定鋼板,保證機組主軸吊裝換鉤作業施工安全。另一方面做好“術后”防范工作,項目進場前,周洪毅就已多次提醒業主方把好機組“質量關”,明確向制造廠家提出不得將機組任意部件分包生產,確需分包生產的須經業主認同且加強質量控制的“硬性”建議,這從生產源頭上根本保證了機組的質量。
  搭起架子,壘好臺。周洪毅親自上陣,對安全連桿定位銅螺栓易折斷、安全連桿彈簧連接軸螺母與連桿拐臂碰撞“開刀祛病”,將銅螺栓受壓側的螺母巧妙的用薄螺母代替厚螺母,改善螺栓受力狀況。同時,在連桿拐臂碰撞的部位加焊過渡鋼板,保障螺母不再與拐臂直接發生碰撞,從而避免了拐臂與控制環經常性卡死……在周洪毅的精心呵護下,“六朵金花”安裝質量優異,工程未出現任何重大安全生產和質量責任事故,機組發電安裝設備無論在施工質量還是運行指標上均已全部達到優良標準,得到了業主單位、監理單位、第三方檢測單位(水利部產品質量標準研究所)、制造單位和廣西水利水電工程質量與安全監督中心站的一致認可和高度評價。

  

  伴隨著2019年12月30日上午9時整的鐘聲敲響,邕寧水利樞紐工程6號機組順利完成最后的72小時試運行,標志著全部機組的安裝試驗工作投產發電。這本該額手相慶的時刻,周洪毅仍堅守崗位,一遍遍對水輪機、發電機、軸承溫度計、水閘等發電設備進行兩小時一次的常規巡查。站在這最后一班崗位上,他鄭重的在記錄表上填上了電流、電壓、功率、頻率、壓力、溫度,并與操控室執勤人員叨咕著正常的數據值刻。此刻,這份源自鄉愁,起于責任的家門口工程似乎已畫上了圓滿的句號,但周洪毅依舊忙碌的背影卻讓人依稀想起那年盛夏,少年一臉摯誠的微笑,原來這才是夢想的起點。
打印】 【 關閉

     
香港曾道人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